白果不白

无可奈何,陶潜一个

【叶韩】恋爱记事(下、1)

                  追加一个新年贺文。祝大家新年快乐

                  在下才疏学浅,君若不喜,勿入此门,另请他处。                                  

                                                        (一)

        叶修和韩文清在八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随便问个清洁大妈,保安大叔都能说出那么一回事来。叶修,在这丢块砖都能砸到一箩筐处级干部的皇城下那是说得出名的公子哥儿,根正苗红开 国第三代。不过说这叶公子是纨绔子弟倒也不对,虽然他为人横的不行,打架泡妞无所不能,但是成绩在年级上也是数得出数的,还有这黄赌毒,烧杀淫虐之事他也是万万不做的。叶大公子有时闲极了,还会去做那么两三件好事。韩文清是学校有名的五好学生,追求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二)

          叶修第一次听韩文清这个名字,是在学校的表彰大会上。

      “哗啦一下把全校人拉这里来,我还以为开运动会呢?对Q”方锐甩出两张牌。

      “得嘞,既来之则安之,听说今年的优秀学生又有韩文清。”魏琛丢出两二。

      “韩文清?王炸,还有两张。”叶修在他俩面前晃了晃牌。

     “过,过。你当然不知道,去年的会我们仨不是溜了吗,我们那班主任给韩文清他们班上过课,都要夸上天了。”

      “要不起。老叶这次不也是年级前十,怎么也不给他发个奖?”

      “对三,方锐欠我一顿饭啊。我要是得奖了,那我们班主任就是瞎。"

        "得,教导主任又来了,这老师鸡贼着呢。“魏琛赶忙把牌收起来。那知道德育主任站他们后面不走了。他们也好装着听一听,鼓鼓掌了。

        在念了一长串名字后,终于到学生上台领奖了。”老叶,你看,韩文清长的还多漂亮。“方锐用胳膊肘撞了撞叶修。只见领奖台上,一个女生一袭白裙,清纯可人。”别说,和她名字挺配。“

叶修盯着那张奖状,“韩文清,这个名字好熟悉啊,我好像听家里谁提过。"“嘿,叶修,你不会真看上她了吧,老夫去帮你打听打听。”好不容易教导主任走了,他俩却发现叶修盯着韩文清发神。方锐和魏琛相视无言,一见钟情为何许啊!殊不知,那群优秀学生正在角落里换奖状呢,由于他们上台的次序与奖状的顺序不一致,他们只好下台后把奖状换回来。

                                                 (三)

     “同学,帮我叫一下韩文清。”方锐吊儿郎当的站在门口。韩文清抬头看了看,方锐也算学校的混世魔王了,韩文清觉得他八成是来找麻烦的,“不去。”“啧,叶修,那韩文清心气儿可是高啊,我亲自去叫她都不出来。”“你这样追的到个屁,哥给你搞个大的。”

    “韩文清,又是你的奶茶。到底是那个女生在追你啊,又不露面。她这韩文清三个字行龙走蛇,颇显大气,怪不得敢追你。姑娘又是每天一杯奶茶,都快要一个月了,你就从了吧。“韩文清把奶茶递给后桌。要不是连着送了一个月的奶茶,他都要怀疑是方锐在整他。每天一早,必定有一杯写着他名字的奶茶出现在门口,倒是便宜了他周围的同学。

      这节课后就放元旦假,同学们的凳子好像烙铁,坐不住了。用老师的话来说一个个像得了多动症一样。铃声一响,老师刚走,就有同学窜出去了,不过顷刻,他们便又回来了,那脸上俨然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叶修一手拿着花,一手插兜里,一副少爷样的斜靠在门上,倒也是痞帅。他偏了偏头对一旁的女生说道:“可否帮我叫下韩文清?”女生的脸唰一下就红了。“不必了,你确定叫我吗?叶修,我什么时候和你接了梁子,和我打一架也未尝不可,何必用这损招。”还没待叶修反应过来,一拳就向鼻子招呼来。叶修是什么人?军区 大院里长大的“齐天大圣”,只有打人没有被打的份。花一扔,就和韩文清干起来了。

      夕阳斜照,给整个教室都染上几分暖光。”啧,我叶修今天还碰到敌手了,我找韩文清你打我干嘛,她是你妹妹啊?“叶修按了按发青的嘴角。韩文清听了这话,额角隐隐作痛。”我就是韩文清,你下次追人能不能搞清名字?我以为你是来找茬的,毕竟叶公子的大名已经全校皆知了。“”草,方锐和魏琛这俩混蛋玩意儿,人都分不清还给我介绍,真是二师兄转世。兄弟,我俩白打一架,走吧,哥请你喝饮料。”叶修站起来,背着光,向韩文清伸出一只手,只看得见他的睫毛投影在脸上,像蝴蝶翅膀一扇一扇的。“我不喝奶茶。”

                                              (四)

      ”文清,快去开门。应该是你爷爷战友来了。“韩文清打开门却发现叶修拎着一堆营养品

站在门口,后面跟着一个笑呵呵的老爷子。“你就是文清吧,哟,你和叶修这小子一样也摔雪地里了?”

       “老叶,听说你昨天?”“你还说,都是你两惹的祸,人韩文清货真价实一带把的。”叶修点燃一根烟,夹在修长的指尖,闷了一口,吐出一口烟圈,飘飘散散。“同学,风纪委员,学校不允许抽烟。”“那好啊,你来把它掐掉,我就不抽了。”叶修双手搭在栏杆上,又把烟叼上,冲韩文清那边偏着头。”不拿,教导主任要来了,挨不挨骂随便你。“看俩人僵持不下,最后还是魏琛把烟给丢掉的。

         ”叶修真没抽烟?我都看见这边有烟圈了“教导主任的眼镜折射出晃眼的光线。"那是我们刚才说话吐的雾。”韩文清一本正经的回答着。教导主任眼神在叶修和韩文清之间飘了个来回。他最后选择了相信这位严肃正直的风纪委员。

        “你不是不管我吗,怎么还帮我说话啊?”叶修嘴角擒着一抹笑。韩文清没理他,转身便走了。“韩文清,别忘了我要送你回家,校门口见。”这边方锐和魏琛再一次相顾无言。“叶修,你们昨天发生了什么,都熟到要送他回家的地步了!”“因为我爷爷和他爷爷是战友,昨晚我爷爷知道我和韩文清在同一所学校,让我好好关照一下他。我都没想到,他竟然不会骑自行车。”照以前叶修送他女朋友都要思考一番,现在他突然觉得回家路上多一个人也不是那么无聊。况且,一个月的奶茶都送过来了,带个人会难到他?

                                             (五)

        “韩文清,给我带杯水下来。”第五栋起床铃又按时响起了。该起床的,该做饭、吃饭的便纷纷行动起来。五栋的居民都知道,每天到了七点半,楼下准有个小伙子会大呼几声三楼那家小伙,纷纷表示这是对铁瓷儿。叶修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楼下总想喊几声韩文清,可能就是想让韩文清知道他来了。

“给,你的水。吃糖吗?我妈让我给你带的牛扎糖。"

"可是,我一会骑车,没有手剥糖,要不你喂我?“叶修拧开水,喝了一口。

”滚,平时单手骑车不是很能吗?“韩文清把糖放进叶修口袋里。

   刚开始,大家看见叶修车上载着韩文清还会诧异,毕竟感觉他俩怎么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魏琛和方锐还为此打了个赌,看叶修能坚持几天,魏琛赌一个星期,方锐赌三天,结果双双大败。倒是挺奇怪的,叶修去韩文清班上还遇到妹子给他比加油手势。后来大家都习以为常了,知道那叶修和韩文清混在一起了。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