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果不白

无可奈何,陶潜一个

【叶韩】不参佛(上)

        “元老,教皇大人涅槃了。”内侍递上用黑布盖着的盒子。“哦,是吗?”婆罗耶接过盒子,黑布上烫着滚金的菩提花,隐隐发着光。“这可是个难题,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婆罗耶打开盒子,里面是个青铜铸的正方体,除一面浮出个东字,其他五面皆镂空刻着口衔明珠的蟠龙。 “属下不知,全凭元老安排。” “看来,新的教皇降生在东边,我是不是该派人接他回来?那我多年经营,岂不是付诸一炬?”

            元老院昭文:教皇前日闭关修行,尔后帝国一切人事皆由大元老代理,不得抗命。

       长昭城东,夜色如漆,一道闪电劈开天幕,直指叶府,尔后惊雷数起,雨声连绵,天降异象,非福则祸已。 叶家大公子 叶修出世,这孩子从小就是个混世魔王,翻墙爬树掏鸟窝,样样不落,把长他几岁的小孩欺负的回家窝被窝里哭,真是可怜了叶家世代斯文。不过,他却极具慧根,叶家夫人去迦诺寺礼佛,偶遇佛家辩经, 为什么佛法要求渡人,不求渡己?若人人皆自渡,何有世人需我渡?这一问,难倒了三千寺僧,最后请出莲生大师才得以解答。

       长昭城东,夜色如漆,一道闪电劈开天幕,直指叶府,尔后惊雷数起,雨声连绵,天降异象,非福则祸已。 叶家大公子 叶修出世,这孩子从小就是个混世魔王,翻墙爬树掏鸟窝,样样不落,把长他几岁的小孩欺负的回家窝被窝里哭,真是可怜了叶家世代斯文。不过,他却极具慧根,叶家夫人去迦诺寺礼佛,偶遇佛家辩经, 为什么佛法要求渡人,不求渡己?若人人皆自渡,何有世人需我渡?这一问,难倒了三千寺僧,最后请出莲生大师才得以解答。

             星河天悬,银星倾泄。 屋檐之上,两个少年仰躺着,一人抱着一个酒坛。 我日后,必定名扬天下,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叶修,你醉了。  我清醒的很,我还要娶韩文清为妻,一世一双人。鲜衣怒马醉酒轻狂,最是少年时。

         年末,一宫女无意在大元老的枕下发现神绶铜方,并且铜方已然显现天机。于是冒死带出铜方,递交于中书令。民间对大元老代政十四年之久,多有非议,铜方一出,更是证据昭昭。婆罗耶不得不在发生哗变之前,将教皇迎回来。首都卫戍 羽林军连夜往长昭城开拨。

       

   韩文清为声音所惊醒,窗户被打开了,地上洒了一片细碎的月光。有人在他走来,带着一身寒气。那人在床边叹着气,在他要伸手的瞬间,韩文清反手将他压在床上,一手锁喉。 "文清,是我,难得你这么主动投怀送抱?"叶修在裘衣外披了件斗篷就来了,"怎么还翻窗进来?叫我给你开门不行吗?" "我这不是怕吵到你,你打我吗?" "这么晚了,过来干嘛?"韩文清拿被子把叶修裹住。"行也思君,坐也思君,此时此夜难为情,我便来了。" 叶修突然覆上韩文清的唇,韩文情要推开他,叶修扣住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他的舌撬开韩文清的牙关,攻城掠地,和韩文清的舌纠缠不清,知道两人变的呼吸急促,他才放开。"你还是不让我亲你,可是我要走了。"叶修的指间,轻绘着韩文清的唇。"快点,包围叶府,等中书令大人来。"韩文清还未开口,叶修便翻身下了床,他推开门,回头对韩文清说了句"等我",便走进了漫天大雪中。洋洋洒洒的大雪中,立着位黑衣少年,渐渐行远。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都了仓央嘉措的《那一世》突然想挖一个坑,我这不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所有东西都是架空的,坏力乱神。关于一触即发背景的梗的文,恐怕要到寒假才憋的出来。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