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果不白

无可奈何,陶潜一个

【张韩】无关风月(三)

      此文学生追求老师的梗不属于我,来自一位獒龙圈叫空白键的太太,实在是喜欢这个设定,不过我比这位太太还是差了万分。如果太太看到了,认为不合适,请联系我处理。

      张新杰的房子是两户一幢的独栋洋房,前边带着

块儿花莆,我们学校在薪酬这一方面向来舍得。我敲

了几下门,心里在盘算着等会又是一场什么阵仗?我

是先发制人还是作壁上观,想到可能要见到一位女主

人,心里不免有点发怵却又斗志昂扬,有谁人不想分

宝藏一杯羹?门开了,张新杰一身家居服站在门前,

没架眼镜,少了一分书生气,更加突出狭长的眼眸,

高挺的鼻梁,煞是好看。我真真是被张新杰迷了心窍

,七魂六魄仿佛被野鬼吊走了三分。

      进了门,将水果隔在茶几上。张新杰让我先坐下

,转身去给我倒茶。我进门时就留心到,鞋架上没有

女式拖鞋,都是一水的男款,就连我脚上这双走路是

也要沓着方可不掉。我就此吃了一颗定心丸,还未同

居的男女关系,柏拉图式的理想主义,在声色犬马,

风月柳巷中就显得空乏、薄弱。生米还没煮成熟饭,

大戏还没唱开场,哪知胜负。张新杰将一杯绿茶递给

我,裹紧的茶叶慢慢舒展开来。

       “张老师可是生病了?见你没来上课,我便来探探

你,好让我安个心。”张新杰听到这话,却是眉头微皱

,仿佛我讨了他的嫌。“没有生病,只是家中有事,还

不用麻烦到你过来。”他还是头一遭对我用如此生硬的

语气,在学校,让他生气便跟他撒个娇,拧一拧就过

去了,怎会拿话来逐客?只得自己思量一番,定是那

韩小姐在家中,怕她听了我的话去。我也只好装作不

懂那逐客令,持戈试马,道:“老师真是勤快,一个人

也可一把这么大间房收拾的干干净净,不像理科的教

授应有的姿态。”“谬赞了,只是每天都有保洁阿姨来打

扫罢了。”如此,我不免又多了一份胜券,韩小姐倒是

娇贵,如此情况都不来安抚一下,看来是真蛮横如陈

阿娇。飞扬跋扈的是养着的小情人,在恋爱时可以宠

,惯着,但这过日子的要的却是相互理解,同舟共济

的良人,娶的是桃之夭夭宜其室家的贤妻。

    “新杰,有客人来看你吗?”只见一男子从楼上走下

来,套着和张新杰同样类型的家居服,不过和他俨然

是两种类型的。如果说张新杰是灿若星辰,那么他则

是嶙如高峰。那气场,简直跟混黑社会似的,这身材

就是我们班男生的典范。不是他丑,相反,他长像是

欧美式的帅。他下楼后,我才看清他左手上缠着一圈

绷带,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草药味。“韩队,是我的学生

来了。”“怎么又是女学生?”他这话说得可是真明白,

人如其面。张新杰没有说话,低头拿这一个苹果削着

。看这架势,那韩队有极大可能是韩小姐的哥哥,怕

自己拴不住他,便找个人来看着。

       “来韩队,吃苹果。”张新杰将剩下的一半递给我。

“嘶~”我循声望去,才看到韩队下嘴唇破了皮,他手上

的苹果白色映着一点红。“韩队口腔起溃疡了吗?” 我

端着杯盏问道“没,是我被蚊子咬了的伤口裂开了。"

你知道吗,原来也有个女学生来找他,不过那个女生

没你这么多心思,进门就拉着他的手表白,说得万分

动,仿佛她喜欢新杰就如雷峰塔下那位一般,千年等一回呢。”“后来呢?”我的心突然有点不安,就像再次

这冲了水的茶叶,上下翻飞。“那你肯定也听说过,张

新杰有爱人了,长的盘条亮顺的,还是一米七八大高

个。”“对,我女友长的那一个漂亮,车见车爆胎。胸大

屁  ‘股翘,身材特别好。”张新杰平时的不苟言笑突然

被丢到太平洋去了。我遇见所有张新杰摆脱高冷人设

的行为都是在提到韩文清的时候,刚才那般话对于他

来说应该是轻狂的,他却欣喜的说出来。我原以为他

是不识美娇妻,纵使有颜如玉在身边,也只顾着圣贤

书,他所爱的应该是合契的灵魂,不是虚无的外表。

看来之前,我是走错了道,用错了力"那我不够漂亮吗?我有青春美貌,只要我愿意,也可以曲线玲珑。”

我总是要赌一把的,就算他现在不同意,我也要动摇

张新杰的内心,来日方长。“姑娘,你非我杯茶,落花

有意,流水无情。”又来了,委婉却同样伤人心的拒绝

。“你有读过莎士比亚的巜维洛那二绅士》吗?爱情的

烈焰,你越把它遏制,它越是烧的厉害。我可以等你

的。"这是我的背水一战与破釜沉舟。张新杰两手端

着水杯,看着我,"姑娘才高八斗,自然知道花非花

,雾非雾。"为什么突然说到了这一事?蹊跷!要表

达什么吗,我突然不敢细想了,“想见我女朋友,不用

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她近在眼前

。”我猛然抬头。张新杰检查着韩文清的绷带,只留给

我一句话,"我心里自有他人,你我无缘莫强求。”

       我不知道我怎么走出门的,我突然明白过来,那


蚊子又怎么能把嘴唇咬破。这荤话说得不显山不露水


,是他俩之间的情趣。我就是个旁人,那些斗志昂扬


,那些死残烂打,都显得那么可笑。这可是个大麻烦


,张新杰心头神龛供奉着一位绝世的不朽美神像,我


登不了堂,入不的室。我喜欢的人,自有让他欢喜的


人,还是个男人,我败得一塌糊涂,战争未始即终。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完。 

       突然想起我还有这篇文,重新编辑了下。一开始还想写一章的,可是又觉得到这里便是最好,不如留个白。
 


评论(2)

热度(30)